• 第二百八十八章 摊牌(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凌靖将岳灵珊拉入怀中,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所有的记忆都在这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的师姐便永远在我心里。”

          岳灵珊闻言只觉全身都暖洋洋的,两人四目相对,均看到彼此眼中的情意。

          “走吧,咱们也该下山去了。”

          凌靖拉住岳灵珊,出了思过崖上的洞穴,临走之前,瞥见当年令狐冲睡过的那张石床,那密洞还是被严严实实的遮盖了起来,看来令狐冲也还未将这密洞的所在泄露出去。

          三人下崖之后,从后山的小道到了山下。

          “师娘”凌靖在山脚下看着宁中则,忽然间踌躇满面,欲言又止。

          岳灵珊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宁中则却叹了口气,似乎知道凌靖要说什么,摇摇头道:“靖儿,你不要再劝师娘了,你和珊儿快走吧。”

          凌靖其实是想劝宁中则和他们二人一起离开,不过听她如此一说,便知她心意已决,当即沉吟道:“弟子知道了。不过还要请师娘保重,弟子和师姐会在开封府一直等你。”

          宁中则微微一笑,拉住岳灵珊和凌靖的手放在身前,握住了,说道:“你们两个自小一起长大,两人姓子一般的喜欢胡闹,不过现在都是大人了,曰后也总会有孩儿,可不能再像以往一般调皮了。”

          岳灵珊面色一红,娇声道:“娘干么非得说这些。”

          凌靖点点头,笑道:“师娘放心好了,曰后弟子保准会和师姐生上七八个孩子,让你两只手都抱不过来,哈哈。”

          岳灵珊横了他一眼,面色绯红。

          三人依依不舍的在山脚下辞别,凌靖和岳灵珊目送宁中则上山,直到她身影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凌靖这才叹了口气,道:“师姐,走吧,师娘已经离开了。”

          “嗯。”岳灵珊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忽然抓住凌靖的手,道:“以后不准欺负我,要不然我会告诉娘的。”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凌靖顿时哭笑不得。

          “哼!”岳灵珊轻哼一声,道:“你以前欺负的我一天哭七次,我可都记在心里了。”

          凌靖神色一动,心知她说的是以前“冲灵剑法”那件事的误会,摇摇头,在她鼻尖上点了一下,笑道:“真是个爱记仇的丫头。”

          岳灵珊小嘴一张,作势欲咬他的手指,恶狠狠的道:“你要是再像以前那般欺负我,我就咬你。”

          凌靖哈哈一笑,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