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庸君 第6节(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昔年,庆帝隆景十一年,春寒料峭。彗星落于东北,丞相陆予末逝世,宁氏王朝骤失依辅。

          三月初,太子宁允缜奉旨赴相府吊唁。

          香烟缭绕里,素白灵前抬起一张文雅秀气的脸,眉目疏淡,沉沉一双墨黑的眼瞳。

          一时间,喃喃经声仿佛潮水般涌来,齐齐附在耳边又纷纷自耳际擦过。

          “谢吾皇隆恩。”他俯身下拜,黑色发丝落于白色肩头。缟白衣袖下,十指修长,关节处有着经年握笔的痕迹。

          “这是陆相的独子,陆明持。”

          陆明持,相府的公子,那么将来就是……心中蓦然一动,宁允缜上前一步去扶他的臂膀:“陆公子节哀。”

          掌心一路从陆明持的手臂滑到手腕,相较长年骑马s,he箭的自己,掌中的手腕稍显纤细,透出读书人的文弱。

          “能得殿下屈尊前来,陆氏感恩不尽。”陆明持道,后退半步,手腕顺势挣脱。

          宁允缜掌中落空,偏过头去仔细打量他,但见他双目微红,却不见泪痕,面容似是憔悴,神态间却倨傲从容。显然虽经大恸,但仍未失方寸。

          不由赞道:“陆相果真教子有方。”

          陆明持一言不发,只是躬身谢礼,抬起眼来,也悄悄打量着眉目飞扬的当朝储君。

          彼时,一个尚不是明君,一个还未成贤相,宁允缜初见陆明持,袅袅云烟里,你看我,我看你,彼此记住一张鲜明的面孔。

          隆景十四年,一代顽主庆帝驾崩,留下一片惨淡山河。

          宁允缜未行冠礼先登大宝,尊太祖皇帝祖训,拜陆氏一族陆明持为相;偱庆帝遗命,齐、梁、楚、魏四位叔王辅政,同辈诸兄弟各占六部。老臣少帝,诸王坐大,看似江山稳固,实则结朋营党,群狼环肆。

          “齐王暗中接掌京中防务;魏王匆匆出京,名为巡视,实则一路直往边关,恐是要夺边关大军;梁王狂妄,独断专行,群臣莫不敢言……”

          御书房里,陆明持微皱双眉。

          宁允缜端坐书桌后,抚着自己的脖子似笑非笑:“那爱卿你说,朕这颗头颅会被谁拿去?”

          “陛下玩笑了。”陆明持面色更紧。

          宁允缜见他不悦,笑问道:“古来可有善终的废帝?”

          “无。”

          “那可有善待废帝的新君?”

          “无。”

          “那么废帝的归处是?”

          “死。”

          仿佛又见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