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哥哥睡粉嘛?([ABO] 第6节(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自那天不欢而散后,他们俩没有联系也没再见面。想到余抒成临走前说“我很难过”时眉宇间的忧伤,毛榕心都揪起来了,一抽一抽地隐隐作痛。

          这些天他想了很多,越想越理不清头绪,整个人陷入一种不知所措的迷茫,他从一开始几乎笃定的态度,转变为界限模糊,渐渐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在这段关系中,他习惯了把自己放在年长者的位置,让余抒成走他该走的、风险最小收益最高的那条路,不顾他的想法,不听他的声音。就像当年填写高考志愿,父母希望他选择本省的高校,普通的文科专业,在校期间考个公务员或者*****,毕业后和其他omega一样回到家里,待在父母身边,然后安安静静地结婚,生子。

          可他偏偏不愿意走这么一条一眼就能看到头的路。这些年在外面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是他认识了很多人,遇到过很多事,见识到更加广阔的世界,他一点都不后悔。

          如今从另一个角度想,余抒成大抵是一样的,他更有勇气,也更有资本,不惧怕迎面而来的风浪,不想错过任何一段缘分。

          相比之下,自己在感情上就胆小懦弱多了。

          毛榕拿抱枕捂住脸,快要窒息时才拿来,心想omega果然还是omega,做不到alpha那样自信勇敢。

          啊啊啊啊又想甩锅给xi-ng别了,我怎么这么没用啊,到底有什么害怕的啊啊啊!!!

          毛榕在沙发上疯狂抓头发蹬腿。

          有什么东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毛榕手伸到地上一通摸,摸到一张卡片状物体,举起来一看——余抒成全球粉丝后援会至尊vip会员卡。

          毛榕嗤笑一声,心说也就这小孩把这破东西当个宝到处送。

          他准备把卡扔桌上,无意间瞥到的号码引起了他的注意。

          编号:520。

          他想起余抒成送卡给妈妈那天说过,比较有意义的数字都在发卡时就被他留下了,而且都是唯一的,该送给谁他早有打算。

          毛榕反复摩挲这三个数字,一股难以名状的暖流从心底升起来,他打开手机,在“毛氏家族群”里翻聊天记录,翻到余抒成艾特他的那条“我爱你”,又看看那张被他的手捂得发热的卡,突然很想知道这三个字从他嘴里发出来是什么样的。

          他唱歌好听,说话也好听。他嗓音偏低沉,靠得近些,就给人一种在耳蜗里挠痒痒的感觉,撩得人恨不得什么都答应他。

          就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