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又是你之缠 第66节(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麦乐问。

          是啊!咱俩孩子,臻好,这才一个名儿啊。

          “另一个就叫臻坏~。坏坏,这小名多牛啊?世界上谁能坏得过我”

          开口的是甄参谋。

          其实,臻好臻坏的名字,一个是自己姑姑给起的,另一个,就是自己的“真妈”给起的。

          臻爽坚决放弃扶养俩儿子的权力,借口工作忙。臻好臻坏从小就跟他们的爹,其实根本不是亲爹,而是亲大伯的麦乐在北京的乡下长大。

          孩子脱离危险後,第一个抱起他们的不是臻健也不是麦乐更不是臻子,而是甄赣!

          甄赣从俩孩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世,生下来就没了妈的孩子…难道还有比这更“坏”的事吗?所以,臻子叫一个“臻好”他就想到了另一个…“臻坏”,只是话不能那样说罢了。

          麦乐和甄赣的感情,很象吕窦和王霸。可以说,他们是在共同扶养臻好臻坏的岁月里彼此真正爱上了对方。甄赣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比麦乐还爱这两个孩子。要不然,人精的臻好臻坏不会叫了甄赣一辈子的“妈”。

          028鲜币

          204

          204

          麦乐和甄赣的感情,很象吕窦和王霸。可以说,他们是在共同扶养臻好臻坏的岁月里彼此真正爱上了对方。甄赣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比麦乐还爱这两个孩子。要不然,人精的臻好臻坏不会叫了甄赣一辈子的“妈”。

          臻爽最後还是赶来了。

          迈欢三天後脱离了危险睁开了眼睛。可这头的臻爽,说什麽都不肯离开迈欢去马来看奄奄一息的鸿丽。

          一头是活人一头是死人,与情与理怎麽都说不过去。迈欢妈看实在是没人劝得了臻爽了,就把鸿丽不行的事,告诉了迈欢。

          迈欢艰难地咬著臻爽的耳朵。

          “爽…我陪你去马来”

          臻爽楞了,看著脸色苍白的爱人。

          “我没事…坐家里的飞机去,找个大夫跟著…就行。我…陪你去”

          臻爽一下有点惭愧了。

          “你留在医院,我自己过去”

          臻爽说。

          “不!我…我要跟你一起去…我怕,我怕她再把你勾跑了”

          可爱的迈欢啊,善解人意的迈欢!用自己的生命实现著爱臻爽的诺言,不要说鸿丽不是他的对手了,就连麦乐…我看也要知趣地退出了。

          马来的鸿丽,就像冥冥之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支撑著她。大年初二,鸿生带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