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年一月 第33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他舅舅和妈呢?”

          “不在了……”

          “然后呢?少爷就让你把这个错误带回来了?”

          “怎么可能!”张靖辰怎么可能干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

          “也对,按照少爷的风格,百分之百肯定是要你把这个污点带到能多远就多远的地方,就当根本没发生过这件事,粉饰太平。”

          “对啊!”

          “那你还把他带回来!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没地方带啊!”崔嘉贺说的很无奈,“就算是再远的地方,也……”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纸包不住火,与其将来出问题倒不如一下来个痛快。照着少爷那样的做法,对羽甄对自己都没好处。只不过他一手遮天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就改得过来的。

          “嘉贺,你真是牺牲小我啊!”禁同情的建议,“虽然是为了少爷好,不过我看你还是赶快买张去利比亚的机票,待个一年半载的再回来。”

          第二十七章

          深夜,一条人影摸黑潜进了别墅的主卧房。

          外衣,衬衫,裤子……一件一件被迫不急待的剥离了身体,然后直接摸到了床上。

          “嗯……”寂静的房间里传来稚嫩的哼声,人影愣了愣,之后伴随着“哇”的一声尖叫,房间的壁灯也被打开,偷袭的男人错愕的瞪着床上踢蹬着两脚哭闹的小家伙,半天没说出话来。

          “靖辰?”他本该偷袭的目标在床的另一边揉着眼睛。

          门被砰的一声撞开:“老大?”

          很好,热闹啊!人都到齐了。

          温暖的橙色灯光下,张靖辰只穿着一条内裤尴尬的站在床边,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不起老大,我以为……”禁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背过了身子。

          “为什么……他……”张靖辰被这个事实打击得不小,还是安羽甄手快,掀起棉被把他拉进被窝里。

          “别着凉。”

          “他怎么会在这?”

          “禁,要不今晚让成真睡你那好不好?”安羽甄私底下握住了张靖辰的手。

          文成真才一岁,虽然他不太喜欢这姐姐,他身上有和他舅舅一样的味儿,呛鼻子。不过由于这个闯进来刚才还乱摸他的叔叔身上也有这种味道,他决定还是暂时离开这里,而且再加上他现在很困,所以当禁抱起他的时候,他也没像白天一样吵闹,乖乖的偎在了她怀里。

          “你……都知道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