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1 部分阅读(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裕棵挥小!蔽宜怠?

          “他欺骗少女感情让人告到局里了。”刘扬轻描淡写地说。

          “没有这回事儿。”

          “怎么没有啊,那个女的亲口跟我说的,吕静宿宿地和她干事儿,要不就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后来就他妈撇下人不管了,他应该遭到报应!”刘扬咬牙切齿地。

          是的,本来,他是应该得到惩罚的。

          我直截了当地问刘扬:“说实话,那些信是不是你寄的?”

          她瞪圆了眼,看了我很长时间,然后她反问我:“你给他把事儿给平了?”

          我答非所问:“刘扬,和赛海星好好过日子吧。什么事情都过去了,大家都好好的,不好吗?”

          刘扬瞅了我眼,撇了撇嘴,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啊—怎么说你呢!都你这号的,那咱中国人不是太熊了。”

          也是。但要到国家大事上,不能这样息事宁人,但吕静毕竟不是民族敌人,国家大事目前也犯不着我来操心。

          “哈哈你真是小题大做,得饶人处且饶人,谁能不犯错误,你能?我能?”我被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逗笑了。

          “你们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赛海星不明所以。

          “边去,没你事儿,以后告诉你。”刘扬推他。

          我知道刘扬来找我的原因了,她想确定她是否出奇制胜了。这个女人,也真费心了。

          “刘扬,其实,你得谢我。”我说,“要不,你犯的可是侵犯隐私罪,还有,敲诈勒索罪!把钱还给人家!”

          “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样无情,哪管他隐私不隐私的!什么钱?我只给那个女的出谋划策,没让她向他要钱!”刘扬不以为然。

          “那你就犯指使或者同谋罪了,好了,不说这件事吧,已经过去了,总之,这样的事是害人害己。”我想告诉她那个女子的职业和勒索,但想想,算了,也许刘扬什么都心知肚明,也许她真的也被人蒙了,现在说它有什么意思呢?

          我说:“赛海星,你终于又成新郎了。”

          赛海星就咧着嘴,看着我,意味深长,又蓦然问来:“你那个嘉铭,真没教养,那天,醋坛子都翻了。”

          他哪知道前因后果!那时的嘉铭对我是恨之入骨,哪里还会为我掀醋坛子呢!同样的情节,因为不明所以,看过去,竟然是不同的风景,就当是他因为在意我,而没有教养吧。我很幸福地笑。

          “你们还吵架吗?”赛海星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