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9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得知是父亲告诉那个老兵这个荒谬的犹太人猴子理论的。父亲居然酿成了这样的事,这既刺痛了我,又让我气愤万分。

          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怪异和难以忍受,但是作为个孩子,我无能为力,我像是在仇恨的洪流之中,如此之猛烈,我挣扎着想要拯救自己。让我更加不安的是,自从大哥哥阿卜杜拉离开家后,我发现父亲热切的眼光越来越频繁地盯着我。难道我被选中了吗?

          很快有传言说我们可能不能待在喀土穆了,沙特和其他政府不希望奥萨玛?本?拉登留在苏丹。我们得知甚至美国总统克林顿和他的政府也想把我们赶出这里。为什么?我猜不到为什么美国总统坐在华盛顿的办公室里会想到我父亲。

          当然,我并不知道阿尔—圣战组织,还有和父亲的组织紧密联合的另两个激进组织正在酝酿的计划。

          奇怪的是,开始父亲对那些将他驱逐的要求毫不关心。他和民族阵线带领的苏丹政府有着错综复杂的联系,跟总统奥玛?哈桑?艾哈迈德?巴希尔关系也不错,和另位权要关系更好——那人叫哈桑?图拉比。父亲的生意带来了如此丰厚的利润,他相信不管压力是来自沙特埃及甚至是美国,苏丹政府也绝不会驱逐他。

          但是他错了:即使是个合法政府,它所能承受的压力也是有限的。离开苏丹的前年,我们在苏丹无忧无虑的日子最终被件事划上了句号。1995年6月26日,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的车队正前往参加场非洲峰会,他们从机场出发,前往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时,群枪手挡住了车队,向埃及总统的豪华坐骑开火。总统的两位保镖被杀;幸好司机车技高超,把车转了个圈,迅速开往机场安全地带,才救了总统的命。

          六个杀手中的两人当场毙命。接下来的调查花了段时间,最终通过追踪那些刺杀者,调查人员直接找到奥玛?阿卜德勒?拉赫曼。这些人也住在苏丹,所属的阿尔—加玛阿—米亚组织和父亲的基地组织联系密切。这个组织密谋推翻埃及政府已经很多年了。1981年埃及总统萨德特遇刺也是他们手策划的。事实上,刺杀穆巴拉克的其中人,叫铄齐?布里,他的哥哥哈里德?布里正是谋杀总统萨德特的人。哈里德之后受审,并被行刑队枪毙,而铄齐还未被捕获。

          奥玛:死亡的气息9

          这次暗杀行动之后,几乎该地区所有的政府都齐喊“处置奥萨玛?本?拉登”。这样过了年,压力不断上升,最后只剩苏丹政府独自面对所有邻国的声讨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