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6 部分阅读(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结成黑色的斑斑血迹,但是他们行动自如,怎么看也不像受过伤的样子?还有,拉车的马匹基本上都是身高较矮的本地马,而不是国内的东洋高头大马。再仔细看,车辙在泥土地面上的压痕很浅,根本不像载有重物,那么,车上到底是什么?

          突然,日军曹长的脑子里闪过个令他不寒而栗的念头:支那人!这支大行李队难道是支那人假扮的?!但是,那位中尉是怎么回事?以他的口音和流利程度,绝对是日本人无疑,投敌的日本人?这也太扯了吧!

          但是,如此之多的疑点放在眼前,看着大行李队最前面的人马已经迈入营门,日军曹长的手不由自主地慢慢按上了腰间的南部手枪。

          这时,名少尉无声无息地从他身后快步走来,左臂把搂住他的肩头,右手顺势往他腰间落。剧烈的疼痛瞬间涌过日军曹长身体的每根神经,他本能地捂住疼痛的源头,股温热的液体转眼就沾满了他的手掌,血!定是支那人!

          日军曹长想张口高呼,但是下刀的人对人体构造的熟悉程度远远超出常人,这刀下去,不但带走大量的鲜血,同时也迅速带走了他的气力,所以他只能大张着嘴,发出低不可闻的嗬嗬声,如果不是凶手撑着他,他早就瘫倒在地了。

          那名伪装的少尉笑咪咪地搂着他,在旁边的几名哨兵看来,似乎在和他交流着什么。但是日军曹长分明可以看见对方眼里那冰冷的杀意,就好像在看只蝼蚁!然后,那少尉转过头,向小队走来的士兵点点头,再转过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去死吧!鬼子!”这是日军曹长听到的最后句话,虽然他无法听懂这句中国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他而言,这已经不重要了。

          在几名日军哨兵极度震惊的眼神中,假扮成日军少尉的武进拔出匕首,把推开那曹长的尸体,然后抖手,锋利的匕首划破空气,准确地扎中了名站得稍远些的日军哨兵的咽喉。没等其他哨兵从那拼命挣扎的倒霉鬼身上收回目光,武进手里又多了把盒子炮,转瞬之间,枪口喷吐而出的炽热火焰便充满了日军哨兵们惊恐的眼睛!

          武进梭子放倒了四五个鬼子,然后就是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冲啊!”

          ,!

          第五十七章十八血火考验十八

          松木直亮的脸色黑得有如锅底般,两眼喷火,副直欲择人而噬的表情,恶狠狠地盯着眼前那排腰快要弯成九十度的军官。已经年届五十的松木中将面相和善,在部下面前常常笑咪咪的,点不像曾经做过那位动不动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