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噩梦回忆之殇四(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空荡荡的大堂,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出了一个大坑,坑沿有十米米宽,四米多深,大坑的上方悬空浮着三个水晶灯座,每个灯座上都坠着一个倒吊的人,这些人软趴趴的被倒吊着,嘴里出弱不可闻的呻吟声,但是这声音实在太小,完全淹没在了众多大喊着“快一点、再快点、流快点”的声音中。

          秋子夜看了半天,才明白他们到底围着大坑在喊什么,三个倒吊的人双手腕都被割破了一条血口,一直有条细细的血线流下,只是因为太细了,她一时才没现,而且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细细的血线居然没有停顿,手腕上的伤口也没有愈合,一直流个不停,六条血线落下,分别落入三个尖嘴细长瓶,成品字形的立在大坑中,透明的细长瓶中,都已经有了不少的血液。

          秋子夜看的莫名其妙,这些人在干什么,就不怕把丧尸引来吗?她疑惑的四处张望,完全不知道易轻到底在做些什么,这些人大多面色潮红,气息凌乱,情绪暴燥,似乎只要一点点火星就会把所有人引爆一般,要是这时候有丧尸出现,这些人不疯了才怪,她正待继续前行,身体忽然一僵,迅转过身,戒备的看过去。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她右边的男人,脸上带着起伏如蜈蚣状的长疤,猛一看去,还以为他脸上长了只虫子,非常吓人,好在她很快就认出来是熟人,暗中轻吁了口气,“怎么是你?”虽然松了口气,但是因为刚被易轻算计过,她还是暗中警戒着,谁知道刀疤会不会已经成了易轻的人,是来抓她的。

          刀疤手中长刀第一次把刀柄朝向了她,秋子夜惊讶的看着他,要知道认识刀疤以来,不,是她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浑身是血的蜷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受了怎么样的折磨,整个人一直在不断的颤抖着,而且还着高烧意识不清,但是两只手却死死的抓住刀,抓的手指都变形了,却怎么也不松开,后来,她更是看他跟个刀奴似的一直刀不离身,谁来借都不给,又因他总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倒没有几个不长眼的来抢他东西,就连她,虽然也眼馋的紧,也没有开口要来摸摸,但是——现在——这家伙居然舍得把刀给她!

          虽然惊讶又有点小小的激动,不过秋子夜也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在表示他没有恶意,本着不摸白不摸的想法,她眼珠转了转,直接伸手接过了刀,这把刀唐刀不像唐刀,柳刀不像柳刀的刀,弧度有些扭曲,但是入手却很沉,她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悄悄的在刀柄上摩挲着,刀疤的眼睛微不可察的在她手指上略过,轻哼了声,转身向她的来路走去。

          秋子夜想了想,跟了上去,两人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