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5 部分阅读(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可是她不敢回头,怕回头后自己就走不了,会忍不住拖着他yi起走

          不能她不能再毁掉yi个家庭,不能因为自己让薛斌变成不孝不义之人芑。

          她的离开是为了成全他们的爱,而不是牺牲她这样告诉自己。

          花钰伸手过来将她拥在了怀中,拍拍她说:“有个结果就该知足了!你只要记住他是爱你的就行!”

          “嗯”腾冰不敢说话,只能简单回答,她怕自己yi张口就委屈地大哭,为什么别人的爱那么顺利,她和薛斌却走得这么艰难呢猬!

          马车的轱辘转动着,看着熟悉的风景yi点点消失在眼前,腾冰慢慢平静下来,她知道该放下这yi断情了。此去京城,那么多人等着她养活,她再沉浸在儿女私情上,拿什么去养活他们,养活自己的孩子啊!

          摸摸还平坦的小腹,腾冰深深地吸了口气,她yi定要振作起来。

          薛斌送走腾冰回到了薛家就被薛母叫了去,消息灵通的薛母已经知道腾冰走了,冷冷yi笑说:“薛斌,我已经做了你要我做的事,给了你时间,以后,该你兑现你对我的承诺了!”

          薛斌面无表情地说:“我会照你说的去做。只是娘我想问你yi句话,你不用回答,你只要扪心自问就行。在你心里,你是把我当你儿子,还是yi个传宗接代的工具?”

          薛母愣住,薛斌摇摇头走了出去,这晚,他喝得酩酊大醉,还是下人将他送进了新房,林小祯悉心的照顾了他yi晚。

          第二日,薛斌回自己原来的房间住。从此,每隔yi段时间,薛斌都会喝得酩酊大醉,醉后才进林小祯的房。薛母虽然知道这事,却拿薛斌毫无办法,因为yi说薛斌就沉下脸说:“我已经按你的要求去做了,你还想怎么样,畜生交配都要歇几天,何况人呢!”

          薛母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再骂薛斌索性不回家,邀了贺舟等人酒楼喝酒,喝醉了就留宿酒家,气得薛母大骂:“你干脆死在外面不是更好,还回来做什么。”

          薛斌破罐子破摔:“我要不姓薛,我是不想回来!”

          薛母打也不是,骂他油盐不进,索给林小祯去管,林小祯yi向温柔,哪会说薛斌的话,都由着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薛斌到后来,索性把帮里的事都交给林小祯,自己常常到处玩,没钱就找林小祯要。有时去找人下棋都可以去几天,薛母也不管了,林小祯行,她也行。

          几个月过去了,薛母慢慢发现自己没了权利,手下的人做什么都说要请示少奶奶,她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