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随着一句撕心裂肺的嘶吼,夏季荷的大脑也同时了。

          也许是因为与生俱来的母性,她在千钧一发之际往前冲了过去。

          她的动作从来没有这么敏捷过,全身像是充满了力量,仅仅只是一瞬间,她就奔到了小飞的身边,瞬间张开双臂将他抱入怀里,然后弯腰转身低头用自己的身体拱成一道防护。

          磅!

          探照灯重重落地,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现场灯光瞬间暗了一半,玻璃罩破裂迸射,锐利的玻璃碎片朝四面八方弹飞射去,在眨眼之间就划伤了好几个人。

          一瞬间,尖叫声、抽气声、唉叫声、惊吓声、哭泣声像是滚烫的热水,同时沸腾了起来,并以探照灯落地的位置为圆心,以辐射状迅速蔓延。

          夏季荷只听见好多的哭声在耳边响起,然后手臂就传来一股辣疼。

          她睁开因为恐惧而紧闭的双眼,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玻璃碎片割出了一道大概七公分长的伤口,猩红色的鲜血正泪泪地不断淌出,一下子就滴到了地上。

          怀里的小飞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骤然暗下的灯光、此起彼落的尖叫声和哭泣声,还有那落在他身边的鲜血却还是吓坏了他。

          他害怕地瞪着她血淋淋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话,眼前的夏季荷就被一道人影往后一拉,他惊恐地抬起头,才发现那人是自己的父亲。

          爸爸他立刻脸色苍白的开口喊人,然后该然欲泣指着那血淋淋的手臂。荷花老师流血了……

          嗯,我知道。简几绷着下颚,脸色也有些苍白,但他飞快地脱下外套,用外套紧紧缠住她的手臂,并按在她的伤口上。

          看着小飞惊魂未定的模样,还有简凡那铁青中透着苍白的俊脸,夏季荷虽然手臂痛得要死,还是勉强挤出一抹笑,安慰两人。

          只是小伤,没事的,等下搽搽药就好了。

          小飞没有出声,只是全身颤抖的看着她,眼里已经是泪光闪闪。

          简凡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双黑眸早已失去了平时的深邃冷静,反倒闪烁着几许狂乱阴蛰,上上下下扫视她的身体。

          还有没有哪里受伤?他焦急地问。

          没有,只是左手臂被割伤而已。她努力维持脸上的笑容,本能的将小飞拉到身侧,转头查看四周的景况。

          探照灯落地确实吓坏了不少人,但幸亏没有砸到人的样子,虽然附近有几个人似乎也被玻璃碎片划伤了,但情况似乎都不严重,每个家长都护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