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8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家向來都是脈單傳,每次參加

          "四季"家集會時,"冬月"家的孩子都是羡慕地盯著著別家的孩子,他們周遭

          有著無數兄弟姐妹,自己儘管很想湊過去,但對獨生子這個身份卻有著異樣的自

          卑,當然,這都是我爺爺那代的事了。

          到我的時候,在常人眼中,我父親也只是個麵包店大叔而已,當然,他應該

          是個出色的魔術師,因為父親有名字,在冬月家,只有成為魔術師的孩子才配有

          名字,像我打小沒有魔術才能,所以,他們都是冬月,冬月地喊我,久而久之,

          人們都以為我叫冬月了。

          曾經,也很討厭自己沒有魔術才能,哪怕有丁點也好,或許,父親就不會

          再婚了,在母親下葬後不久,那個女人就不請自來,下著雨的天,我打開門就見

          著她。

          "快凍壞了吧,家裏沒個女人果然不行。"她濕漉漉地走進來,主動打掃起

          淩亂的房間,我則是冒著雨跑到麵包電叫爸爸,我直是個懦弱,自保意識強烈的

          孩子,遇著自己無法解決的事,能借助上級的力量就借助,不然就是跑,這種想

          法,直到芽衣出現才有所改變。

          沒有成為母親期望中的英雄,對於那個女人的孩子——冬月芽衣,開始也是抱

          著憎恨的態度,用孩童的殘忍變著戲法作弄她,在椅子下放毛毛蟲,騙她騎沒騎過

          的腳踏車,她卻全然不在意,倒不是天生遲鈍,芽衣,只是比較堅強罷了,因為堅

          強所以不會像我樣碰到挫折便怨天尤人,我所認為的痛苦,在她眼裏,只是不值

          提的小事,缺乏魔術才能導致了不幸,不過是懦弱的藉口罷了,真正的強者是不

          從弱者身上尋求發洩的,即便沒有魔術才能,也應該有其他適合我做的事吧。

          “想要變得更堅強些。”

          “更有毅力些,堅定地貫徹自己的意志。”

          從血液深處傳來的鼓動,不是屬於我本人,而是久遠之前,就存在於我的血之

          中。某個人的執念,借由“獸”這把鑰匙,被喚醒了。有種很想與敵人全力戰的欲

          望,身體內部燃燒著高昂的戰意,拳頭本能地握緊,瞬之間,雙手之中有兩道影

          子閃過,像是劍樣的東西,感覺到了,先祖的記憶,沿著血脈傳承下來的東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