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0 部分阅读(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当她小心帮花幽语做日常清洁时干脆的将碍事的不规则刘海咔嚓剪齐,当她身后那几位神形各异的男人因为她抱着花幽语喜极而泣彻底变脸,当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他们说其实我叫宁水蓝,就已经没有人认为她只是个会在房间里发呆的简单姑娘了。

          此刻那双略显疲惫却又直精神矍矍的眼睛穿越众人的视线看着花幽语,“不用的,在这里你工作很正常啊”

          “既然如此,是不是也该我自己决定。”略显苍白的花幽语回视过去缓缓绽放个笑容,傲视天下的花幽语,轻柔笑,居然也可以倾城。

          “那个”送客人们出来,宁水蓝思量着开口,“直以来他都被你们照顾着,视为至交好友,希望以后也能继续保持联系,他不会淡出的”

          “继续帮他保密是吗?”经纪人笑得有些意有所指,“宁小姐,我们明白,他只是生活中心改变了而已。”

          生活中心改变了?宁水蓝咧嘴干笑,曾经觉得最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居然有可能变成现实。失而复得,就是如此悲喜交加的感慨么。

          行人离开,宁水蓝望着陆续到来的男人们开始底气不足,感慨恐怕还来不及,考虑如何解释恐怕才是头等要务。“他刚刚开始恢复”

          “不是我们乐意来的,是他叫我们的。”莫青撇撇嘴回答,不满意旁边本都伶牙俐齿,心机深沈的家伙突然间都成了哑巴。

          他姐是说过除了花幽语谁都不会嫁。那时候花幽语只在屏幕里,现在花幽语就在门后的房间。可是,说过又怎样。

          莫青站在门口,看王洛凝貌似平静的走进去。宁水蓝不是还大庭广众下说过王洛凝是她小媳妇,谁都不能欺负他个指头。

          月白在房间外顿了顿,看着靠床半躺的人慢慢踱进去。月牙笑嘻嘻撒了个谎,不就让宁水蓝妒火攻心冲晕了向冷血的大脑和麻木的心脏。

          向和大伙走得似远又近的梓楚又在门口依墙而立。莫青看他冲自己微微摆头示意,轻轻咬下嘴瞪了眼莫名其妙的宁水蓝也进了屋。对这人宁水蓝是什么都没说过,看似客气的如同刚认识的陌生人。可是,以命相抵,以命相抵阿。试问连自己亲爹都打个问号的宁水蓝,对他居然连性命都可托付。而自称早已洗手的梓楚,穿过不见硝烟的战场,更是不知何时就这么默默站在了离宁水蓝不远不近的地方。

          “咦,都来了啊”满屋子除了眼含笑意的花幽语,唯能轻松打着圆场的就是几天来直帮忙照顾病号的茗兰了。

          “你唉”莫青叹口气,将话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