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5 部分阅读(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发生什么事了?”谁知话音再落,顾景汐已知晕倒在他怀里。

          第54章顾景汐放下前事为顾景红求情

          ?

          夜半时风渐起,呼呼地打刮着窗户吱呀响。顾母守在床边拾巾擦泪,看着往日精神的女儿如今竟像是个病了许久的人,脸色苍白,满脸心疼。听了萧震沣的讲述,才知那可怜的外孙竟是被自己的亲姨害了性命,更是心如刀割。抬眼望向顾济仁,只见他脸沉如铅,怒目蹙眉,心里又生得不安。事情已然发生,他又如何处理?又想萧震沣这军人性子必然真性情,爱恨分明,哪能饶了顾景红!越是想心越乱,毫无法预料,而两个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到底是要怎么办?她的心真真又疼又愁又急!

          这时,丫鬟桥顾景红在门外敲响了门,道:“老爷,大小姐带来了。”

          顾景红是清醒的,自然知道这房间是顾景汐的,心里不禁有点微慌。其实打从做了这事,心里也就预着自己的下场,狠了点也不过残命条赔。想来也是划算,杀了孩子能让顾景汐痛苦。若萧震沣因此杀了自己,这至爱的丈夫杀了自己的姐姐,这也定会让她痛苦。如此计算,顾景红都觉值了。所以,也就无需再疯头癫脑地演装下去了,倒落得自在。

          顾景红嘴角扬起抹冷笑,用手捋着头乱发,显得精神许多。她直接推了门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往床边走去视线便到了顾景汐这,瞧她这半生不死的样子,心里乐呵。这才爽朗地唤了声:“爹,娘。”毫无惧畏地望向萧震沣,笑脸迎去说:“督军妹夫来了。”

          萧震沣本不想瞧她眼,真怕会忍不住把掐死了算。可这闻声,怒火三升,跨步便朝她走去,步步都像千万斤沉石落地能震地,气势汹汹。

          就在只差步之遥前,顾济仁抢先挡在了他面前,抬手便是重重巴掌往她脸上扇去。她不受力地摔倒在地上,微抬首侧眼抬着他们,眼神狠厉阴。

          顾母眼见着欲上前扶,也没敢去,只祈祷这气能撒在巴掌上也只是受皮肉痛,总好过死在萧震沣的枪下好。

          顾济仁怒喝:“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顾景红心知肚明父亲所指,抚着热辣辣的右脸缓缓起身,痴笑道:“是我下的药,这药效比我想象中慢了1不过也好,让她天天感受孩子的成长再突然间失去那才叫痛!”笑着笑着就哭了,想到在山贼窝里的遭遇,她的心也会痛,抚着心头向父亲走近,竟是如斥问又如控诉般说:“爹,你还不知道吧?你女儿我被那天杀的山贼糟蹋得连怀孕的机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