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你何止一句喜欢1(1/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此时她脑海只有慕流年、慕流年。她甚至异想天开地认为,像这样沿着公寓的路一直跑一直跑,也许就能遇见他,遇见完好无损的他开着他的车在回家的路上。

          然后,竟然真的遇到了。

          当她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宝马时,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伸出两个纤长的手臂站在马路上欲将车挡下。那么疯狂的举动,在车子离她还有不到两米距离停下的时候,她也被吓呆了,完全忘记了自己不顾一切冲过来时候的不要命。

          她看见流年从车子上走了下来。他俊脸浮现少有的怒气,却用又责备又心疼的语气对着她说,“杨初末,你不要命了?丫”

          初末贪婪地望着眼前的人,想要伸出手摸摸他是不是真的,可是却不敢……

          是啊,她是不要命了,只要他平安无事,她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

          “流年哥哥……你……你是真的吗?”

          这是什么问题?她千里迢迢来拦车就是为了问他是不是真的媲?

          流年挑眉:“杨小姐,请问你见过假的吗?”

          所以,她可以抱抱他,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吗?当这个想法在闹到里冒出的时候,行动已经快于意识,她猛地抱住了他。

          流年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抱着他的小身体在不住的颤抖,像是终于见到了很重要的人那样的喜极而泣。流年不由得放低声音:“怎么了?”

          初末埋在他怀里的脑袋磨蹭着摇头,闷闷的声音:“……没有。”

          他想掰开她的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却怎么也不肯放,反而抱得更紧。

          “初末……”无奈的语气。

          初末吸吸鼻子,仰起头看着他,“我只是好想见你!”

          流年挑眉,“想见到穿着病服就跑出来了?”

          她朝他露出大大的微笑,两个小酒窝深深的,她无比认真地点点头承认道:“是啊!”

          “……”

          然后她又把脑袋埋在他温暖的怀里,喃喃喊,“流年哥哥,流年哥哥……”

          糯糯的声音就像小时候她总在他怀里撒娇那样,让人毫无抵抗力,慕大学长亦是如此。

          于是,大马路上,一个穿着病人睡衣披着长长头发的少女抱着一个穿着大衣的俊美男子,男子脸上有点无奈,却任由她抱着,接受路人意味深长的眼神。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飘飘扬扬地洒落了下来,流年第一次觉得冬天不只是孤独和寒冷。

          ……

          ↑返回顶部↑

          目录